约好了!唐家兄弟和易中天二十年后南国书香节再相会-凯时国际app登录下载

约好了!唐家兄弟和易中天二十年后南国书香节再相会
2288 2015-08-16

16日上午,唐翼明、唐浩明两兄弟和易中天相聚于南国书香节会场,以亲身的经验和感受为南国书香节的读者们进行了一场关于中国传统文化“义气”二字的倾谈,有学问、有思考、有感情地诠释何为“兄弟情、朋友义”。

唐翼明:师生情、兄弟情、朋友情

唐翼明是享誉海内外的魏晋文化史专家、书法家,也是新中国第一个硕士学位获得者、台湾讲授大陆文学的第一人。在他看来,他之所以能获得这番成绩,除了自己的努力外,还需要感谢他的老师——中国著名文学评论家、中央研究院院士夏志清。

易中天、唐浩明、唐翼明(图片依次排列)

唐翼明是夏志清的关门弟子,两人之间有着深厚的师生情谊。在学术上,夏志清对唐翼明进行了严谨的指导,甚至会把唐翼明的论文从头到尾细心地给改一遍,让唐翼明得到更好的进步。而在唐翼明看来,夏志清不仅是恩师,也是唐翼明生活中的兄长好友。唐翼明提到,“我初到哥伦比亚大学的时候得了忧郁症。有一次和夏老师吃完饭,老师便注意到我的神色不对,于是特意先送我回家然后自己再回家,这我都感激得不得了。”以至于后来,夏志清去世时,虽然唐翼明没有办法赶去美国参加追悼会,但是他也写了一副对联,裱好送到美国,以此报答恩师之情。

而对于弟弟唐浩明,唐翼明是这样来描述他们的感情的——患难兄弟。唐翼明表示,小时候家里因为经济等原因,无可奈何地把几岁的弟弟唐浩明送给了一个理发师家庭,而弟弟的名字也由“唐浩明”改为了“邓云生”。但尽管如此,他们的兄弟情义并没有切断,每个星期,唐翼明都会装作是表哥跑去理发店看一看弟弟,看完后把情况汇报给母亲。而他们的感情也在患难中更显弥足珍贵。

至于易中天,他是唐翼明的同班同学。唐翼明说:“同班同学没有什么稀奇的,但是我们是八人的研究生班级,在朝夕相对中,有着亲如兄弟的感情。”说到这,唐翼明与台下的易中天进行了互动,唐翼明说:“当年不知道为什么易中天能把我的诗给背出来,我记得我都没有把这首诗给他看。”而后易中天的上台演讲也给予了唐翼明这个问题的回应。从中可见唐翼明与易中天的老朋友关系。

唐翼明说:“朋友是你选择的,兄弟是不可选择的,而我跟浩明、易中天是兄弟加朋友。”

唐浩明:年老了兄弟就要互相恭维

作为唐翼明的胞弟,湖南省作家协会主席唐浩明也来到现场为兄长站台。他说尽管现在是个不读书的时代,看到这么多的读者来到现场感到很开心。唐浩明是小说《曾国藩》的作者,他借用曾国藩的“人生有三乐”,解释道第一乐就是读书,有学问的书、有见识的书、有思想的书就是好书。他认为像兄长唐翼明和其师夏志清的两本书这样,能够给人们带来生活的启发,让人能够提升自己的,就是好书。

唐浩明还向大家分享了他看到这本新书,让他想起当时哥哥退休后,可以选择呆在台湾或者美国,但最终还是回到大陆,这让他这个弟弟也感到很欣慰。“老哥回来出了五本书,我想他迎来了这一生出书的高峰期。创作激情应该是这块土地给他的,这块土地上有很多他作品的知音,这是激发一个读者创作的原因。同时他也表达了希望兄长能够继续创作出更好作品的希望。

在见面会的最后,他送给唐翼明和易中天一句话,年轻时兄弟之间要互相勉励,老了就要互相恭维,也祝他们三人能愉快过晚年。

易中天:谢谢不看“小鲜肉”来看“峨眉山的猴子”

易中天被唐家兄弟俩称为“全中国最会说话的人”,他向现场读者解释了中国传统文化中的“义气”。易中天认为如今很多简体字冲淡了汉字原有含义,以“义”字为例,在繁体字中,上以“羊”,下以“我”道出了义字的含义。

生于20世纪40年代的易中天,青年时期经历了很多苦难,在易中天的眼中,朋友比兄弟更重要。从困境中存活,有今天,皆因是义气。易中天的“义气”体现在他对他朋友两胁插刀上,他说,这不同于现在的两胁插刀是把刀插在自己身上。这次易中天也是因为给朋友站台而前来开讲,名气大对他来说根本不算什么。他笑称自己是“峨眉山的猴子”,别人给点东西,你就拍照,并且感谢现场舍弃看“小鲜肉”的读者来与他们交流。

有情有义的易中天,在台上理清了自己与唐翼明之间的关系。他开玩笑道,在我们三个之中,唐翼明是大师兄,我本来是猪八戒,但是因为唐浩明比我大一点,所以我只好是沙和尚。对于回答唐翼明懊恼为何他能看到当年那些“密封”的诗歌时,易中天说,当年恢复高考,写了几首诗想推荐自己,没想到被当年的胡国瑞老师说,唐翼明比你写得好,你还是好好读书吧!

最后,易中天以一句“再过二十年,我们来相会”与唐家兄弟和广大读者相约,二十年后在南国书香节再相逢。

(通讯员闻香、特约通讯员植淑仪、陈芷晴、郑涵)